千层

友达以上【1】【Max Ryder & Jake Bass】

2012-2016
Love Hate Hate Hate Love

蜃楼

【全职/双花/温馨日常傻白甜】 Winter Vacation

Dasiv:

那个,丢文前先要说的几个事


1.这个文应该算是本子内收录的一篇文了_(:з」∠)_。而且是刚开始开坑,大概就是每天挤牙膏一样的一点点刷新了。这个大家见谅


2.时间线为第九赛季-十赛季之间,日常温馨向,冬季假期的小故事。


3.孙哲平的私设这边大概是个……感动中国十大好男人形象?[喂]张佳乐是个有点偏小动物的大男孩吧。[有点逗B倾向[喂


4.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很重要的事要说三次


5.努力保证不过于OOC,欢迎提出意见。


6.感谢各位的阅读[鞠躬]


那么,废话说完咯,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开始咯




Winter Vacation


  随着B市在这个冬天的第三次降温来临,荣耀年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也终于结束了。接下来迎接这些选手的便是久违的一次年假,或者说是一个十分短暂的寒假。


  义斩的俱乐部一早便开始忙活了起来,虽然大家都是本地人,但是该过年的时候也总都要回家去,更何况楼冠宁等几位家里过年时候要讲究的事多的就更不必说。然而,同这几位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依旧坐在训练室的电脑前不为所动的孙哲平。此刻他刚刚关上上一场比赛的视频,起来活动着有些发酸的脊椎,顺手和已经收拾妥当准备走人的几位打了个招呼。


  在又是好一番的道别后,楼冠宁以及其他几人才终于离开了。刚还热闹的俱乐部突然便这样安静了下来,除了其他的后勤负责人之外现在便只剩下了孙哲平一个。其实孙哲平倒也不是没有回家的打算,只是他总觉得,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力在告诉他,还有事要做不能回家……


  送走了队友后,孙哲平重新溜达着返回了训练室,难得暖和的阳光让他下意识的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接近正午的阳光带着十足的暖意顺着打开的窗户倾泻进来,孙哲平深吸了口气感受着这种静谧中的那一丝惬意。但是,在接下来的一秒钟过后,他抻臂的动作就定格了。


  就孙哲平来说,如果说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能找到张佳乐,这真不算什么,但是此时此刻,他只因为伸了个懒腰往楼下多看了一眼就找到了张佳乐,这就真点什么了。孙哲平当然不信这是巧合,不过他也不会觉得张佳乐是召唤兽。


  此时此刻,张佳乐正坐在自己带来的大行李箱上,一手拎着着一个不算太大的塑料乌龟盒,一手举着手机像在打电话。听着不远处逐渐加快的脚步声张佳乐下意识的抬了下头,随后动作定格在了当场。


  “我靠,大孙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谁告诉你的。”张佳乐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甚至忘记了把举着手机的手放下来。孙哲平满意的看着人惊讶的表情却并没有去回答对方的问题,在他将对方拽起身后,孙哲平拉过了张佳乐身下的行李箱。


  “怎么不提前说,我好去接你。”孙哲平抬手在人脑顶不太用力的叩了一记。“这么冷天大马路上坐着,真有你的。”握住对方的手往俱乐部里走,一路听着对方抗议的抱怨着说给你个惊喜你还给我挑理的话语,孙哲平不由得下意识的弯了嘴角。


  看来今年的确不用回家了。他这样想着,把张佳乐的手握的紧了些。


  到了宿舍后张佳乐顺手从桌子上拿了块儿饼干叼在嘴里,随后开始了在屋子里漫无目的的乱窜。其实孙哲平在义斩的宿舍张佳乐还是第一次来,但是出于对屋子里的那个人有太多的了解,了解到甚至这间宿舍内的陈设摆放都和自己内心所想的别无二致,因此他并没有太多的陌生感。也许在张佳乐心里,只要是孙哲平呆的地方,自己哪怕是第一次来,都不会感受到陌生。


  孙哲平看着对方在屋子里无所事事又跑来跑去的样子也已经习惯了,想着自己的宿舍并不是很大对方也不会折腾太久。孙哲平这样想着便坐回了沙发上,顺手拎过了那个被放置在了一旁的乌龟盒。


  看到乌龟盒里那动物的一瞬间,孙哲平愣住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安安静静的趴在水里一动不动,犹如橡胶玩具一样的东西。换句话说,孙哲平甚至不敢确定这东西是活的。


  可就在这时,这只“东西”微微抬起了它那扁平的脑子,左右两边各三根长长的,挂着红色半透明毛的须子随着动作轻微的摆动。它用两只黑豆一样的小圆眼与孙哲平对视了足有半分钟之后,吐出了个气泡作为自己是个活物的回应,随后它扭了扭光滑的没有一丝鳞片的身子,把宽大的尾巴冲向了盯着自己的人。


  毫无疑问,孙哲平就这么被张佳乐带回来的动物嫌弃了,而且嫌弃的十分彻底。


  “张佳乐带回来的。”


  孙哲平拍下了这动物的照片发到了群里,随后便只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望着至少刷了三屏幕的秀分快和秀死早,孙哲平难得如此耐心的继续等着,他希望有个谁能认识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以此来证明这至少不是张佳乐一时又思维跳跃被谁蒙了从而带来的不知名生物。


  “六角恐龙好像是”


  “是娃娃鱼他亲戚不?”


  “白化墨西哥钝口螈,人工培育品种,张佳乐买的这只属于白化黑,注意鱼缸底部颜色,否则会反黑色。”张新杰在看到图的第一时间给出了让人十分满意的答案,在众人正惊讶于张新杰简直就是一特立独行的百科全书时,张新杰继续回答道。


  “你图片上那只是我带着张佳乐买的。”


  孙哲平头一次产生了想让张佳乐在非比赛训练期间离霸图的人远点的想法。


  在得到了张新杰所给出的信息后,孙哲平把手里拿个小盒子放到了一旁的桌上,上网去查了查关于这生物的相关信息,不过在听到张佳乐往回跑的脚步声时,孙哲平只来得及记住了这东西各种乱七八糟的名字。


  “其实孙前辈你要明白呀,现在买小动物养着作为见证爱情的使者可是十分常见的哟!”戴妍琪突然出现的一句瞬间让群里又一次开始了沸腾的刷屏,然而孙哲平的心情却更糟了。


  显然孙哲平并不认为拿一条粉白粉白滑溜溜的两栖类动物来见证什么是个好事,特别是这玩意儿似乎还挺不带劲自己的。


  “大孙大孙,你刚才见到我拿的六六了吗!”张佳乐跑回这边四下张望了一下,随后拎起被放在桌子上的乌龟盒望着里面的小家伙片刻,紧接着他什么也没解释的又把盒子放下,一个箭步就冲去哼着歌翻腾起自己的行李箱。留下一脸茫然的孙哲平。


  ……六六?孙哲平瞬间将刚才在百科上看到的几种称呼在脑内飞快的过了一遍,什么美西螈,墨西哥钝口螈,六角恐龙……好吧六六到底是个什么?


  “六六。”孙哲平面如死灰的的扭头试着冲那只动物叫了声。


  “咕——”那只动物吐了个水泡回应着,随后沉回了水底。


  孙哲平突然觉得自己那点百度百科看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当他终于看到了这个生物在水里并非是游,而是标标准准的半划水半走之后,他决定去看看张佳乐在忙什么忙的如此不亦乐乎,虽然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绝对和那条在水里正太空漫步一样的家伙有关。


  哗哗的水声从卫生间里传来,孙哲平寻着声音走过去,看到张佳乐正卷起袖子在冲刷一个长方形的鱼缸,而且神情专注的完全没意识到水管堵了水流了一地。


  孙哲平放弃了思考为什么刚整体清理过的下水管道就破天荒的出故障,他抓过一旁挂着的干毛巾,随后赶紧冲了进去关闭了水龙头。望着一池子的水,张佳乐此时此刻似乎终于反应过来哪里出了问题,正当他放下鱼缸准备处理一下的时候,那条被孙哲平带过来的毛巾便被塞进了手里。


  “鱼缸先放着控控水,不行一会儿我给你刷。你先把手擦干净。”孙哲平不由分说的一手拎着鱼缸一手拎着张佳乐给送了出去,随后自己挽起袖子重新返回了卫生间开始排查问题。其实有时候孙哲平也在想,如果不是因为张佳乐,或者张佳乐的幸运值,自己是不是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个没什么生活常识,遇到问题便理所当然的一个电话扔给维修部的人。


  其实这倒也不是不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孙哲平知道如果以后,张佳乐和自己彻彻底底的生活在一起的话,他更倾向于在两人遇到一些可以自行解决的困难时,他可以给对方一种安全感。哪怕是在解决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上。


-TBC